当前位置:首页 > 孙思怡 > 邱盛炯:本来想退役 没感受到低级联赛生存的艰难 正文

邱盛炯:本来想退役 没感受到低级联赛生存的艰难

来源:狼子野心网   作者:潍坊市   时间:2020-09-26 01:08:13

  稿件来源:足球报

  记者陈伟报道 2019年2月26日,邱盛炯离开申花,加盟广东华南虎。对他来说,从中超去中甲,希望继续在喜欢的舞台上展示自己,但这一年的职业生涯,让他欲哭无泪。他被拖欠的工资和奖金,多达70万,而俱乐部解散后,这笔钱要回来的可能性变得极小,“这一年的职业生涯确实比较坎坷,现在也不多想了,就当吃了一个亏。”邱盛炯说。

  年初,毛剑卿前往嘉定博击,成为球队教练,随后,邱盛炯也加盟,这支球队,还有一个他们的老熟人—总经理王洪亮。三人是非常好的朋友,几番辗转,再次相聚。对邱盛炯来说,他还是希望能够继续守门,值得一提的是,嘉定博击的老板也很赏识邱盛炯,他希望“大牛”可以用自己的经验帮助球队。

  ◆《足球》:加盟球队一段时间了,感觉怎么样?

  邱盛炯:就是每天训练,周末打热身赛,感觉还可以。

  ◆经历了一年的漂泊,现在又重新回到了上海,加盟嘉定博击,有没有回家的感觉?

  对,是一种回家的感觉,因为去年这一年的经历不太好,现在回来确实感到亲切。有很多熟人在这个队,教练毛剑卿、总经理王洪亮,他们都是我一起长大的队友,感觉蛮亲切的。

  ◆谈谈你加盟的过程。

  说实话,从广东回来后,因为这个经历,加上疫情,本来我是想退役的,其实现在的环境并不是很好,今年二十几支球队解散了。后来,毛剑卿和王洪亮都给我打电话,说嘉定博击现在是中乙了,让我来看看。他们说,这个队的年轻人比较多,希望我过来能够帮助年轻人,毕竟球队冲上来了,到了职业联赛,老板觉得中乙这个平台很重要。

  嘉定博击作为升班马,第一年肯定要保级,不能降下去,队里光是年轻小伙子不行,需要老将进行传帮带。所以,毛剑卿和王洪亮希望我过来看看,我看了之后,觉得私人老板搞球队真的不容易,而且这家俱乐部很正规,反正球队又在上海,我自己觉得也能踢,老板又赏识我,就来了。

  ◆你刚刚说到老板陆建军,作为老将,他对你有什么特别的期待吗?

  他说我还能守门,哈哈,希望我过来,然后带一带小队员,帮助他们快速成长。大家都知道,一个好的门将,在后面可以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守门员、中卫、后腰,这条中轴线很重要。我们是升班马,第一年踢职业联赛,还是先做好防守。之前,我们长时间踢的是业余联赛,和职业联赛区别还是很大的,我是一个老队员,希望我的经验可以帮到球队。

  ◆老板给你什么感觉?

  第一,我觉得老板很够意思,给人的感觉很好;第二,我觉得老板的思路很清晰,尤其是做足球的思路。他注重青训,青训要输送人才,需要平台展示,不能靠业余平台,否则,关注度会很低,没有人看。职业联赛就不一样了,青少年要成长,肯定需要职业平台。之前根宝基地的球员,很多都是在东亚时就开始打中乙了,徐导的思路是对的,现在武磊、颜骏凌他们都是国脚,所以说,一定要有一个平台展示自己,获得更多关注,才能做好人才输送,我觉得老板的思路,还是很正确的。

  我们这些老队员,不会也不能一直踢下去,现在俱乐部的平台需要博击的小队员支撑,最早博击青训出来的孩子,后年就可以踢了,我觉得他们绝对没问题,至于我们老的,该退就退,做做教练,传授经验,告诉他们职业联赛怎么踢。

  ◆你觉得球队氛围怎么样?

  氛围很好,刚刚我说了,现在中国足球的大环境不是很好,有很多你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但这支球队完全不存在这些现象,我们都是按时发工资,伙食、住宿和训练条件都很正规,现在的中国足球,稳定两个字很重要。我去了之后发现,博击的钱不见得很多,但很稳定,你到一些球队,说给你很多钱,但是是假的,然后拍拍屁股解散,这些没有意义,还是稳定最重要。

  ◆《足球》:作为升班马,球队新赛季的目标是什么?

  邱盛炯:其实我们心里都知道,自己实力还是可以的,我们一直说目标是保级,还是想低调一些,毕竟,成绩是靠脚踢的,还是一场一场认真去踢吧,争取不给自己留什么遗憾。这是参加职业联赛的第一年,保级应该是可以的,之前我们踢热身赛,结果还不错,击败了中甲的江西联盛,之前两次对阵青岛中能,一胜一平,热身成绩还是可以说明一些问题的。我们队里有踢过职业联赛的球员,还是有点基础,可以的。

  ◆之前你和毛剑卿、王洪亮是队友,是发小,现在一个是你的教练,一个是你的领导,会不会尴尬?

  我们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队友和朋友,其实没有那么明确的上下级关系,还是像兄弟多一点。

  ◆队里的守门员教练张晨也是申花出来的,也很熟吧?

  对的,还是蛮熟的,那个时候我们都在申花,还是有交集的,关系不错。

  ◆在队内给自己什么定位?

  陆总觉得我还能守,希望我先守门,做一年球员,帮助球队在联赛取得好成绩,如果小球员上来,那我就慢慢转型,做守门员教练。我觉得老板赏识我,自己就再努努力,毕竟,这是我喜欢的职业。之前因为疫情,我休息了很久,几乎没有训练,现在是补课,还有一段时间,还是要加强一点。至于球队,还是要先保住我们的平台,这是第一年,大家都不知道打成什么样子。

  ◆怎么评价嘉定博击的青训?

  现在想把足球搞上去,还是得踢球的人多,选材面广,但这需要时间,所以我觉得陆总的思路很正确,他不着急,等着小队员出来,给他们平台展示。你看看,现在根宝基地走出来多少国脚,这证明徐导在崇明的模式算是成功的,做青训需要时间积累,不能操之过急。

  ◆《足球》:谈谈去年的经历吧,出去这一年,有什么感觉?

  邱盛炯:没想到中国足球的低级别联赛,生存会这么困难,环境这么差。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申花,没有感受到下面球队生存的困难,环境不好,去之前,也不知道球队会欠薪,会解散,当时,华南虎不少队员都是长期在中甲打拼的,他们可能更熟悉这种情况。如果我不去华南虎,或许我真的感觉不到中国足球低级别联赛环境不好,真的蛮困难的。

  ◆当时怎么去的华南虎?

  傅博教练给我打电话,王亮当时也在,他们说俱乐部守门员位置缺人,他们也没有钱买人,就想到找自由身球员,找了一圈,打电话给我,问我肯不肯帮忙,他们就两个门将,一个大的,一个小的,小的还不是太行,于是我就去了。我当时觉得中甲平台也可以,不会很差,但没想到说解散就解散,三支中甲球队解散,你想象得到吗?所以说,我觉得还是很无奈的。

  ◆现在还在要俱乐部的欠薪吗?

  工资还在要,但俱乐部解散了,老板说就是没钱,我们觉得要回来的可能性不大,老板也没有态度,就是说没钱,耍无赖,他就说你们要告就去告,现在就是没钱,就这样。对我们来说,也没办法,而且这种官司很难赢,因为俱乐部解散了,他公司也破产了,基本上没什么希望。

  ◆之前不是说拿房子抵工资吗?

  现在房子也没有了,房子被抵完了,之前听说抵给了建筑工人,他们也欠农民工的钱。我们现在想要,也在要,还在努力,想打官司,回来一点是一点,不要就一分钱都没有。

  ◆你被欠了多少钱?

  70万,我不算多,其他有队员被欠了100多万,哎,对我们来说,真的是很无奈。

  ◆当初加盟的时候,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吧?

  没想到这种情况,但签约后,我就发现球队在走下坡路,但不知道会这么快。我们现在很无奈,碰到了这种事情,俱乐部解散了,什么都没了,钱也没了。其实有时候想想,也算是一个经历,也就一年的时间,现在回来,也就不想了,就当吃了一个亏。

  ◆《足球》:怎么评价你此前的职业生涯?

  邱盛炯:职业生涯应该说,还可以接受吧,这么多年在申花也就这样,替补打过,主力打过,什么经历都有。就是去年这一年有点坎坷,在申花这么多年还是很稳定的,换过几任老板,我也有想走的时候,就是在绿地进来前,但没走,后来绿地进来了,俱乐部还算稳定,我觉得还不错,就没想过离开了。

  ◆在申花的时候,打替补时,怎么调整心态?

  我觉得在一个球队,不同的时候,你扮演的角色是不一样的。有风光的时候,也有不是主角的时候,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一样,不会永远是主角,总有一天,你会离开前台,但必须要接受。我觉得既然是球队的一份子,就要做自己应该做的事。另外,你拿钱就要干活,职业球员,服从最重要,得自己去调节,你是职业球员,不能拿着老板的钱,然后想干嘛干嘛,这是不可能的。

  ◆参加2008年奥运会,应该是你最风光的时候。

  我还是蛮幸运的,入选了国奥,其实打比赛前,我没去过几次,很高兴教练和领导赏识我,我很幸运,那段时间,确实意气风发,我觉得还可以。

  ◆怎么评价现在的年轻门将?

  现在能顶上来的门将还没有,国家队三个门将都30多岁了,最多他们还能打一届世预赛,后面的小门将,能不能顶得上,这是问题。现在,我们各方面后备力量缺的还是很厉害的,你想想,世预赛、亚洲杯,这些重要比赛,不可能靠老的一直顶,现在小的成绩不好,国少、国青,成绩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你看看熊猫杯,韩国球员踩奖杯,哎,还是很难。

标签:

责任编辑:抚顺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