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海省 > 陈若琳:最难忘北京奥运会 与汪鑫默契程度最高 正文

陈若琳:最难忘北京奥运会 与汪鑫默契程度最高

来源:狼子野心网   作者:呼和浩特市   时间:2020-09-26 00:04:18

  八年间拿过五枚奥运金牌

  是一种怎样的人生体验?

  成功背后,她的付出你可曾知晓?

  面对质疑和状态低谷,

  要强的她又如何一次次

  用完美的表现证明自己?

  走下赛场,

  她现在的生活又是什么样子?

  玩转体育,探索人生!

  一起来听跳水女子10米台

  历史第一人陈若琳与新华体育特约记者——奥运冠军徐莉佳的真情对话。

  以下为采访摘录

  “职业生涯我配合过很多双人搭档,其中和王鑫的默契程度最高,因为我俩的身材以及技术动作最为相像。”

  “女子十米台运动员的运动黄金年龄在14-15岁,那时候整个人还没完全发育,做动作也相对轻盈。男孩相对黄金年龄持续时间更长,但也需要不断控制体重来确保高难度动作的完成。”

  “我平时有一个‘三最’的称号,训练时间最长,强度最强,量最大。但最后能拿到这些成绩,我认为任何付出都是值得的。”

  “我们一般空中做动作时会睁着眼,入水前再把眼睛闭上。练到后期我们有经验了,基本在起跳那一瞬间就知道一个动作完成得好不好了。”

  “如果说我的职业生涯哪场比赛对我影响最大,那首先肯定要说2008年北京奥运会跳水女子单人十米台的决战。那年是我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又是主场作战,再加上中国在这个项目上在此之前已经连续两届奥运与金牌无缘,所以我当时压力挺大。”

  “我是比较要强的性格,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经历发育期,经常会听很多人说我不行了。但越是这样,我就越要行给你看。所以我在后面减肥期间吃得特别少,基本不太吃肉和零食。因为我们这个项目,体重稍微重一点,动作的完成就大不一样了。”

  “2016周期我在跳台上已经算高龄选手,总的来说状态挺差,各方面能力都在往下走。因此,我没能再参加单人的比赛,继续再书写新的金牌纪录,略有遗憾。”

  “2016年初,我的颈椎出现了比较严重的伤病,当时问诊的骨科医生曾断言我再练下去甚至有瘫痪的风险,当然这个医生并不是专门的运动康复专家。除此之外,我们练跳台的选手,手腕、腰、脚踝都挺容易受伤。我基本到职业生涯后期身上都是贴满了膏药。我曾和队友开玩笑说,练到最后就只剩头发丝没事了。”

  “退役后,我就去中国人民大学读书并在2019年研究生毕业了。现在我主要在做跳水裁判员,队里如果有测验我也会去给队员打分。我觉得在裁判这一块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尤其对于国际比赛这块。2018年我参加了青奥会的执裁工作,明年的东京奥运会我也会去做裁判。”

  “网络上不知何时开始有偏见认为运动员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但我想问,运动员如果真如这些人所说,那是如何能够从几十万上百万甚至上亿人中脱颖而出成为唯一的冠军为国争光的呢?不通过思考能拿冠军么?我认为这种想法很奇怪。”

  主持人:徐莉佳(奥运会帆船冠军)

标签:

责任编辑: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